棋缘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
①《启蒙篇》
 提起五子棋,可能没多少人能比我接触得更早。悄然打开记忆的大门,从遥远的小学时代,我便认识了五子棋。那时对五子棋的认识,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"黑白轮流走,谁先连成5个谁就赢"而已,我就想,这规则太简单不过了,只要是个人就会下(笑)。
 刚进初中时,家里买了一个小型游戏机,象所有的同龄人一样,我理所当然地成了它的俘虏。有一次偶然遇到一个下五子棋的游戏叫"五目",人机对弈,觉得好玩,于是抱着游戏的心态下了几盘,严格说来,这带着五分儿戏的实战才是我五子棋的开始。很显然地,我惨败在游戏机手下,年少的我很不服气,况且游戏的难度只是"初级"而已!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攻克这个游戏,之后和游戏机下了很长一段时间,常常遇到"三三禁,负"或者"四四禁,负"的字样。渐渐懂了,三三和四四是不能走的,可偏偏有时游戏机走出三三来又毫不费力地赢我,气得我想砸机子。当时百思不得其解,纳闷了好长一段时间,最后点点头,得出结论:游戏机作弊。(笑)
 伴随着实战经验的一天天增加,在一次又一次的光荣牺牲之后,我终于知道了,禁手是对黑棋的限制,白棋是没有的。到后来我和游戏机对战,难度选择"上级",6局之中发挥得好的话也能下和了,当时自己对自己的感觉还不错,很有一种成就感。然后五子棋就和其他游戏一样,渐渐失去了它的吸引力,之后我陷入了《魂斗罗Ⅲ》枪林弹雨的冲
锋之中,而我的"启蒙老师"就凄凉地被我尘封在房间与记忆的双重角落里了……

②《成长篇》
 第二次接触五子棋,那是在高二时期。那阵子没头没脑的,班上忽然刮起一阵"五子热"。上课时一张纸、两支笔,同桌之间在老师的眼皮底下顶风作案。下课就更嚣张了,公然在黑板上用粉笔刷刷地勾出棋盘,然后你用"○"我用"●"开始对杀起来,旁边围观几个同道中人,你一言我一语,更是热闹,全然不顾"君子观棋不语"的风范(笑)。
 那时我可说是重出江湖,凭着童年时的根底,很是砍杀了不少英雄好汉,在"将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"的层层重复下,俨然我便成了我们班"五子部队"的技术指导。不是盖,有关禁手的规则还是我教给那帮小子的,虽说远不全面,不过话又说回来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,所以这个技术指导倒也不是个空幌子(笑)。他们遇到很多实战存在的问题无法解决的时候,往往就会找我做裁判,可我本来就是个半调子,偏偏为虚名所累,硬要装做权威的样子,很是闹了不少的笑话。有这么一个例子,有次同学叫我去看那是不是禁手。我去了,原来是黑先活了一个三,然后白用连续冲四又在这个三上面覆盖了另一个三,那形状俨然就是三三了,这种情形我还从来没有遇见过,可是我当然不能装做不懂,我是"权威"嘛,于是我很"肯定"地告诉他们,这很明显是三三禁手嘛,你看,两个三。当然我也有蒙对的时候,比如黑子走上长连时,我就想,这应该算是禁手吧,不然怎么不叫六子棋,七子棋,多子棋什么的,偏偏要叫五子棋呢(笑)。
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