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赛日记:天津六日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可以确定笃定肯定认定一定一件事情,的确是在天津待了六天。
虽然说,比赛是3号到6号。

国庆期间的车票超难买,只买到站票。
拿到票的时候,我在想,要不要和月婶说,不去了。
这个念头很快就给我打消了。
不去?呵呵,非给月婶剁了不可。

说起来的话,真是十多年没坐过火车了。
去的几天前,月婶问,开车去天津还来得及不,她没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过。
当时就告她,ME2。

好容易上车,人挤得快没人形了,中国人口真多。
等补了卧铺以后,车都快到蚌埠了。
坐硬卧车厢里,挨个发信息:
别了,南京,记得想我啊。

Google是个伟大的网站。
来之前,在上面搜索了N天。
于是,当悠扬得知我是坐公交到青年宫,而不是打车的时候,相当惊讶。
要没查清楚,死活不出南京。
用和树说的话,死南京好歹有人给我收尸,死天津哪个收啊。
貌似上次浙江赛也说过类似的话。

10月2日上午到的青年宫。
开房的时候,遇到点麻烦,说是非要自由组队才行。一个房间两个人,非要等有两个人的时候才能开。
当时,第一反应,找我徒弟一起住。
接着,遇到个技术上的问题:啊叻,我没他手机号码。
原因:成天上网,在网上遇到,要手机干嘛?
要手机找他呗!

坐大厅等半天,遇到了个看上去和我年龄相仿的。
开好房间以后,他问我年龄,报了以后,他说,那我喊你哥吧。
事后,他说,当时我听了那话以后,脖子都直了。
顺道说下,他是90后的。
当时就感慨,人啊,老了啊。
这话在后面的比赛里不断重复着。

下午提个相机跑出去,到处找银行取款。
晃悠半天没找到,结果,回宾馆的时候发现了伟大的银行一条街。
就在宾馆对面。

悠扬晚上下班跑到宾馆。
强烈鄙视下下。
来之前说身材走样了。
看到真人……
这丫的真虚伪。
他自己说,走样的肚子给遮住了。

已经很久没有早上早起了。
同屋的家伙说,上学的话,没有5点就要起了。
不禁要想当年,也是那时候起的。
唉,到底老了,还要想当年了。

平时差不多都2点多睡,早上起不来。
早上一睁眼,还真是不习惯。

开幕式的时候,主办方请来了华以刚。
说起来,我还是他的粉丝。
居然忘要签名了。
要了也没地方签……

第一盘,对的是谭鑫麟。
登记的时候无限感慨,小时候学写字,写自己的名字一定没少吃过苦头。

赛后才知道,湖南这次来的棋手,大部分都是死守的,而且开的多是疏星
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